Featured image of post “幽灵汉字”考释(一)

“幽灵汉字”考释(一)

本系列是对Fitzgerald所整理的“幽灵汉字”的尽力考据,如有更多信息欢迎评论提供!

本期原视频传送门

1. 𬲣 2cca3 GZFY-00932

来自《汉语方言大词典》

经考证,此字错形,此处G源要提交的正确字形应为至今未入U的⿰钅𣃍。故此字确实为幽灵汉字。

image-20221031112121891

2. 𬪳 2cab3 GZJW-01720

来自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

image-20221031152102983

经查《集成》,此字隶定自叔䟒父卣(现藏河北博物院)的铭文:

image-20221031154002237

此句为“兹小彝妹吹见,余唯用𰵲𬪳女”,是作者对其子的告诫,具体什么意思有多种说法,如“这件小酒器不要毁掉,你见我的时候,我还要用它请你品尝”[1]、“这个彝器早晨饮酒时即可见到,我写上铭文来督促你”[2]、“这个彝器不要用来宴请宾客,只能用于同族私宴”[3]。详细的我也不懂,略去不谈。此字亦有其他隶定,上述研究中对此字的隶定和解释各异:

  • 一作⿱⿰彳⿱𡳿酉,认为此字同𠻜shuì或啐,“用𰵲~女”即用之饮汝,并强调了右上不从止。[1]
  • 一作⿰彳⿳止口酉,认为此字同qiú,迫、促的意思,“逎汝”指“督促你”。[2]
  • 一作⿰酉延,认为此字同醼,“唯用其醼汝”指的是当时的燕私之礼。[3]

不知道这样还算不算得上是一种幽灵汉字。

3. 𭰼 2dc3c JMJ-059786

来自文字情報基盤整備事業

此字出自住民基本台账网络系统(住民基本台帳ネットワークシステム),其住基网编码为J+B44D,由J源在IRGN1813提交。

image-20221031181235080

J源在IRGN1882重申:有些字没有书面证据,但这些字也是从实际运行的的地方政府系统中积累,并由总务省整合为列表,从而纳入数据库的。

Some characters have no printed source evidence, however, these characters are also accumulated from actually used practical local governmental systems, and consolidated as a list by the government (Ministry of Internal Affairs and Communications), resulting to be included in the database.

此字即在此次提交的无书证汉字之列,在扩F的WS中编号为03984。此字音义不详,无从考据日本何处地方政府因何原因使用此字,暂可判定为幽灵汉字。

4. 𬪪 2caaa V4-5625

来自Kho chữ Hán Nôm mâ hoá(《庫𡨸漢喃碼化》)

这个字比较有意思了,讲它不得不提起与它渊源很近的另一个字“𨠴”(U+28834),V提交源为V3-387B。

“𨠴”字收录于扩B,我们来观察它的历史字形:

image-20221102115948534

不难看出,6.0版本中的U+28834字形改成了⿰酉酉,6.1版本则又改了回去。查IRG历史文件整理这两个字相关时间线如下:

  • 2001年3月,Unicode 3.1发布,收录了扩B,其中就包含U+28834,字形为⿰酉西,提交源为V3-387B(此时只有V源,T源是后来横扩的)。

    image-20221102141639440

  • 2002年4月18日,V源在IRGN898中向扩C1提交了⿰酉酉,提交源为V04-5625。

    image-20221102140552311

  • 2002年4月18日公开的IRGN907(扩C1码表1.0版)中,即收录了V04-5625。

    image-20221102140417816

  • 2002年8月6日公开的IRGN928(扩C1码表2.0版)中,也收录了V04-5625。

    image-20221102140105269

  • 2006年8月23日V源在IRGN1231中提交了扩C1字的证据,这份“证据”只包含了Từ Điển Chữ Nôm等八本字典的封面和寥寥几页内文的照片,并未详细给出每个字的出处。V源称其本次提交的字(包括V04-5625)都可以在这些字典中查到。

  • 2006年11月24日V源提交的活动报告IRGN1248中提到了正在编写Kho chữ Hán Nôm mâ hoá,将收录已经收集到的所有喃字。

  • 2006年11月27日的编辑组报告IRGN1266中,提到扩C1中未进入扩C的字将编入扩D,这部分字称作扩C1 Reminder,V04-5625即在此列。

  • 2006年11月30日公开的IRGN1272(扩D码表1.0版)中,继续收录了V04-5625。

    image-20221102130025760

  • 2007年3月2日,V源在IRGN1279-A(V源扩D提案的C1 Reminder部分)中提交了重制的字体样式,V04-5625的字形写成了⿰酉西,但IDS未改变。

    image-20221102125238179

  • 2007年5月14日V源提交的活动报告IRGN1293中提到已经制作了扩C1(含Reminder)所有字的字体,并且正在为扩C1 Reminder字收集证据。此外,Kho chữ Hán Nôm mâ hoá即将出版。

  • 2007年5月22日川幡太一提交的扩D提案IDS分析结果IRGN1298未对此字IDS提出异议。7月13日的IRGN1341(扩D码表2.0版)依然使用原来的⿰酉酉字形。

  • 2007年10月29日公布的IRGN1353(扩D码表2.2版)中V源已更正V04-5625的字形为⿰酉酉。

    image-20221102154122060

  • 2009年1月1日,V源在IRGN1564为扩D字提交了证据,包括V04-5625的,出自阮文喧的Góp phần nghiên cứu văn hóa Việt Nam。至此已经证明此字并非幽灵汉字。不过笔者在Góp phần nghiên cứu văn hóa Việt Nam这本书中并未找到这个字(甚至没找到类似体例)。当时还允许证据是单独的一个字,具体音义我也不知道上哪儿找去了。图中的GT是giả tá(假借)的缩写,ÂHV是âm Hán Việt(汉越音)的缩写,不是读音。

    image-20221102154953746

    后面扩D又是怎么变成扩E的故事我这里略去不谈。来看看前面提到的那个扩B的字后来怎么样了。

  • 2010年2月25日,V源在IRGN1664提交了用于新版分列码表的字体,原字体链接已失效,但大概率是这个字体把将U+28834的字形误做成了⿰酉酉。前面提到过的Kho chữ Hán Nôm mâ hoá中,也把U+28834做成了⿰酉酉形,并给出了读音lẩu、sưa。

  • 2010年6月25日,新版码表IRGN1707公布(原文件已失效,但推测其中也把U+28834误做成了⿰酉酉),IRG成员开始对其进行一轮评审。

  • 2010年6月25日,H源在对IRGN1707的一轮评审中对该字评论,提出该字V源更改的字形与UCS2003中字形存在认同问题,酉与西不能认同: image-20221102120405234

  • 2010年10月,Unicode 6.0发布,U+28834的V列字形已经按照新版码表做成了⿰酉酉。

    image-20221102162705873

  • 2010年11月8至11日在澳门举行的IRG35上,V源对上述评论作出了回复,同意不能认同,并改回原形⿰酉西,由编辑组整理在IRGN1745的附录2中:

    image-20221102122717548

  • 2012年1月,Unicode 6.1发布,U+28834的V列字形改回了⿰酉西。

    image-20221102162852723

至此,两个字分道扬镳,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了。这两个字居然在编码的过程中如此巧合地互相误作过对方的字形,也算是一种很深的牵绊?或者有没有可能,𬪪就是𨠴的讹字?这要看V源提交V4-5625的书证原始资料是怎么写的了。

简单整理这两个字的关系如下:

汉字 编码 V提交源 正确IDS 读音 备注
𬪪 U+2CAAA(扩E) V4-5625 ⿰酉酉 未查到,但存在书证 曾误作⿰酉西
𨠴 U+28834(扩B) V3-387B ⿰酉西 lẩu, sưa 曾误作⿰酉酉

5. 𬪞 2ca9e GZJW-01705

来自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

image-20221031185456108

经查《集成》,此字隶定自曾侯乙编钟(现藏湖北省博物馆)一处铭文:

image-20221031193107176

亦有其他资料将此字隶定为⿰⿱白炅阝,并释读整句为“姑xiǎn镈,穆音之羽,𬢙yíng之羽角,夷则之羽曾,应钟之变宫”,意思是说,姑洗yùn里的“⿰⿱白炅阝镈”这个音高,相当于穆音均的“羽”,相当于𬢙孠均的“羽角”,相当于夷则均的“羽曾”,相当于应钟均的“变宫”。[4]Fitzgerald Yu(2022)将其隶定为⿰⿱自炅阝。虽然其他的隶定还没入U,但基本上可以确定该字用于一个音名,且有读音,不应该是幽灵汉字。

6. 𬪖 2ca96 GZJW-01694

来自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

image-20221031185437037

经查《集成》,此字隶定自二十九年相邦赵戈的铭文:

image-20221031224401875

这个应该不是幽灵汉字了,除此例之外,楚简、货币等中也有出现过类似的字形。[5]已有考释认为是地名,同“权”,在今河北正定北。[6]

7. 𬪋 2ca8b GZJW-01682

来自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

image-20221031185424340

经查《集成》,此字隶定自𬪋鼎的铭文:

image-20221031221029631

金文单字彝器一般是族徽,不一定是汉字,但总之也可以隶定。

8. 𬪈 2ca88 GZJW-00643

来自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

image-20221031185336931

经查《集成》,此字隶定自冉钲铖(现藏旅顺博物馆)的铭文:

image-20221031214814675

看不太清。全句为:余以行𫩞师,余以政𫩞徒,余以乙𬪈,余以伐䣄。亦有看过实物的考古工作者将其隶定为⿰雛阝,认为该句为“余㠯(以)伐⿰雛阝,余㠯(以)伐䣄(徐)”,并结合时代背景推测可能是在说器主(吴王)伐巢、伐徐的事,故该字同“巢”。[7]不过这个𬪈是不是巢,我不好说。

9. 𬩼 2ca7c GZJW-00634

来自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

image-20221031185320930

经查《集成》,此字隶定自𬩼镦的铭文:

image-20221031231041154

和第七个差不多,可能也是族徽。

10. 𬩙 2ca59 GZJW-01670

来自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

image-20221031185851774

经查《集成》,此字隶定自𢉅父鼎的铭文:

image-20221031222130506

此字一般隶定作⿺辶⿱舌羊。[8][9]音义待考。

小结

汉字 幽霊さんですか?
𬲣 是。
𬪳 同𠻜或啐或同逎或同醼?
𭰼 暂时是。
𬪪 不是。
𬪞 不是。xī 〔~镈〕音名。
𬪖 不是。quán 同“权”,地名,在今河北正定北。
𬪋 古代族徽用字?
𬪈 同巢?
𬩼 古代族徽用字?
𬩙 音义不详。也可能是错字。

参考文献

  1. 李学勤,唐云明.元氏铜器与西周的邢国[J].考古,1979(01):56-59+88.
  2. 朱凤瀚.金文所见西周贵族家族作器制度[J].青铜器与金文,2017(00):24-45.
  3. 冯时.致事传家与燕私礼——叔䟒父器铭文所见西周制度[J].华夏考古,2018(01):112-119.
  4. 王力.中国古代文化常识:插图修订第4版[M].北京:世界图书出版公司,2009:67.
  5. 林宏佳.谈“萈”及其相关字形[C]//出土研究视野与方法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第五辑.台北:政大中文系,2020:37-71.
  6. 何琳仪.战国古文字典:战国文字声系[M].北京:中华书局,1998:986.
  7. 于鸿志.吴国早期重器冉钲考[J].东南文化,1988(02):102-107.
  8. 傅斯年.性命古训辨证[M].上海:上海三联书店,2018.
  9. KIM MI GYUNG.西周军队组织研究——以母族作用为重点的研究[R].北京:清华大学历史系,2013:45-46.
最后更新于 2022年12月7号